大发快三购彩平台下载

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职工园地

局团委“我的青春我的梦”主题演讲比赛一等奖获得者演讲稿《传承与奋斗》

2017-12-15 |  | 【 关闭

我叫李华兴,是一名物探专业的助理工程师。 1988年我出生在我们七〇二队的平房家属区一个叫华林的小镇,不到满月的时候我们全家就跟随着七〇二队,搬到了现在的兴隆镇地质嘉园小区。因为我们单位是从华林搬到了兴隆,所以我的父亲给我起名叫华兴。

    正是因为地质队的缘分让我的父母走到了一起,正是因为单位的迁移让我有了这个用了二十多年的名字。我在七〇二这个大家庭中成长,所以说地质队对我的意义真的很难用简单的几个词来形容!

我今年29岁,不知不觉与七〇二队一起经历了29个年头,这29年是单位陪伴着我成长,让我从一个无知孩童变成了可以为地质事业奉献的进步青年。

    儿时的我对地质工作充满着幻想与懵懂,只是知道地质队员需要离家外出工作,而不知道他们具体是在干什么,付出了怎样的辛勤汗水,甚至因为父亲经常不在家而跟他生疏。直到我从事了这份工作我才真正的理解了父亲,他不能像其他工作者那样对家庭照顾与陪伴。这也是我们地质队员永远的无奈与遗憾。

    上学的时候,脑海中想象着未来的工作是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感觉,然而真的实习的时候,现实的环境才让我意识到,地质队员的工作是一种超出我认识的艰苦。直到今天我都回忆不起来第一天上山的细节,二百多斤的我四肢并用当时累到了断片的状态。只记得下山时,其他组的同事等了我近4个小时。回到驻地时天色已黑,我拖累了整个团队,这让原本开朗的我变得自责和不自信。接下来的几天让我陆续地领教了什么是沼泽、什么是露水、什么是藤子、什么是陡峭、什么是马蜂蛰、什么是草爬子咬。而我的发挥永远是最稳定的一个,永远是我们物探组最后下山的那个人。

    说实话,当时的我迷茫过、犹豫过,甚至想过放弃。这些念头闪过时,我又想起了在地质队干了一辈子的父亲,我经历的这些他一直都在经历着,而他却从来都没有放弃过。自认比他强的我怎么有理由退缩呢。

    相比老一辈同志们所经历的艰辛,我们这一辈条件不知道好了多少。他们当年出野外没有电话更没有手机,与家人的往来只能靠书信,除非有急事才能发一份电报或用电台喊话,出野外就意味着大半年的分别。

    而我们今天有这么多的通讯方式,这么方便的交通设施,这么完善的后勤保障,我们这些辛苦还算什么?每每想到这些我都会默默的鼓励自己:华兴,你的父辈走过来了,你也一定能行!渐渐的我跟同事的差距也越来越小,偶尔我也会等别人下山。这让我学会了拼搏、忍耐、不放弃。也让我深深的知道了什么是传承!

    在地质队工作久了,我渐渐的发现一个现象,很多人对野外的工作并不了解。其实野外工作不仅仅是登山流汗那么简单,下山后依然有很多复杂繁琐的工作,还要为了第二天的工作做足准备,挑灯夜战也是家常便饭。后来我就有意的在工作中用手机记录了一些我们工作的镜头,通过剪辑把地质队版的“南山南”上传到网上,并发了朋友圈,之后有很多的人通过视频,直观地了解到我们在野外一线的工作状态与环境。

     时光匆匆,回首我在地质队工作的九年,在前辈的带领下我不仅学习了专业的知识,更坚定了为地勘事业奋斗一生的信念。地勘梦想伴随着我的青春,奋斗的青春让我无愧于地质队员的光辉使命。

    雄关漫道真如铁,长风破浪会有时。九十八年前的今天(五月四日)无数的有为青年,为了民族独立发动了震惊世界,改变中国的五四运动。九十八年后的今天,其实这些年轻人依然都在,那就是我们——特别能吃苦、特别能忍耐、特别能战斗、特别能奉献的地质队员们!他们坚守在默默无闻的岗位上,传承着伟大的地质“三光荣”精神!他们为了伟大的中华复兴梦,努力贡献着自己的力量!让我们按习总书记说的“撸起袖子加油干吧”!踏遍青山展宏图,探得宝藏凯旋归!为地勘事业的持续发展再立新功!